查看: 3|回复: 0

末日之城

[复制链接]
  • ta_mind
    开心
    昨天 00:00
  • classn_01: 31 classn_02

    [LV.5]常住居民I

    1285

    主题

    1310

    帖子

    4424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4424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谭月鹏,十年前你写给我的那份情书还算数吗?”   

      “谭月鹏,十年前如果我没有那么脑残,是不是我们已经成了幸福的一对?”   

      “谭月鹏,十年前如果我们没有擦肩而过,我就不会孤孤单单地一个人呆在这鬼地方。”   

      欧阳婉清现在挺后悔自己少女时代太木纳,没有慧眼识金,没有在正确的时间跟了正确的人。她傻傻地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说了很多关于谭月鹏的不着边际的话,如同一个处在心灵沙漠里断了很长时间水以至于快要渴死的人。   

      其实,如果她口中一直念叨着的那个叫谭月鹏的人真的走到了她的跟前,估计她早就脸红到脖子根,硬生生地把这些想对他说的话都咽进了肚子。欧阳婉清对待爱情就是这么个双面性的人,她内心火热,表面却像块冰,如果她的内外个性稍微中和一下,或许他和她在毕业后就走到了一起。   

      欧阳婉清是一个嫁入豪门的不太知名的小作家,靠着写一点网文,给情感杂志投点小稿子打发时间和赖以生存。冷静漠然的外表遮掩了欧阳婉清火热的心,其实她一直渴望有一份让她靠得住的爱情,但是,她日思夜想的那个叫谭月鹏的人却是别人的丈夫。   

      有很多人说,带着初恋的爱情走进去的婚姻是很脆弱的,在年轻的夫妇中一直流传着一个关于婚姻的不稳定期“七年之痒”的说法,即使谭月鹏当时真的追到了她,她嫁了他,也许这时也到了双方开始厌倦对方的最后期限。   

      这么想来,当初幸亏欧阳婉清有点羞涩,有点脑残,也幸亏谭月鹏没有那么死皮赖脸地一直追花到底,才让他们在十年后成了有着兄妹般深情的无话不说的知己。   

      上学时的谭月鹏很不起眼,欧阳婉清几乎都想不起来他高中时的样子,她只是依稀地记得他和她总是在上学或放学的路上常常会相遇,然后她羞涩地一低头,而他则像做贼般地用眼角的余光偷偷地瞟她一眼,然后就越过她急匆匆地走到前面去了。   

      如果不是因为谭月鹏犯了错误,班主任为了能时时刻刻,分分秒秒能监视他的一举一动,才把他调到和不爱说话的她坐一排,否则她毕业后估计根本就不记得自己班的谭月鹏到底是啥模样。那时的谭月鹏真的算不上出色,了解再生障碍性贫血患者治疗成绩不出色,相貌也不起眼,还不是一般地让班主任头疼,惹班主任生气,让班主任寝食难安。   

      但十年前那个人道人恨,人见人怕的坏小子经过了毕业后十多年的修炼之后,竟然变成了女孩子们捧在手心怕化了,看在眼里怕闪了,藏在心里怕伤了的一级男神。   

      古语说女大十八变,越变越好看,不过,在欧阳婉清的脑海里,这句话用在谭月鹏的身上应该是男大十八变,越变越养眼。   

      三十多岁的欧阳婉清看起来胖瘦没变,相貌没变,还是中学时那副清清纯纯的模样。她在学校时就被排在校花之列,加上她的好脾气,喜欢她的男生可能都有一个排了。这几年,欧阳婉清又没有怀上孩子,所以即使毕业十几年了,但从外表上看过去,她还只是像个打扮得有点成熟的学生。而谭月鹏却是变化太大了,以前那个土得掉渣,调皮得像孙悟空的毛头小伙子现在却帅气得出奇,养眼得让欧阳婉清快认不出。在她看来,三十岁往后的男人能吸引女人的不仅仅外表,还包括一种精神长相。欧阳婉清总觉得在谭月鹏的身上有一种让她难以言说的魅力,这种魅力不单单是帅,更是主要看气质。这种气质调教出来的魅力在她十年后见到谭月鹏的第一眼起,就埋下了祸根。   

      今天的夕阳特别的美,欧阳婉清如往日一样,蹲在别墅顶上的花坛边,一边休整着刚买来的郁金香,一边在心里想着谭月鹏。她穿着一套浅褐色的亚麻短裙,头上像新疆女子那样裹着一个美丽的花头巾,神色安详而美丽。她每天的工作就是在写作之余侍弄这些花草,仿佛这些不会说话不会奔跑的小生命都是她的孩子。是的,它们就是她的孩子,如同那些在她手下生成的小清新文字一样。   

      结婚十年,欧阳婉清没有自己的孩子,这个过错成了她的丈夫薛正飞心里最大的痛。女人再美丽,再优雅,男人当初再爱你,你无法为他生孩子,再浪漫的爱情也都会被这致命的痛点给磨灭了。   

      欧阳婉清以前却从未意识到这一点,她的生命完全倾注在自己的文字和这些中看不中用的花草里了,她没有过孤单,没有过寂寞,她的每一天过得都很充实,即使呆在这豪宅中几个月不出门,她都未感到过一丝的忧伤。   

      可是,自从薛正飞的父母在一场意外的车祸中过世后,薛正飞便隔三差五地整夜不归。开始,欧阳婉清还会经常打电话追问他在哪里,为何半夜也不回来,问到最后,她似乎也意识到了些什么。在薛正飞的面前,她从来没有大哭过,也没有大闹过,只是在半夜无眠之后会用被子蒙住脑袋偷偷地流点眼泪,难过一阵子。难过累了,便又呼呼地打着轻柔的鼾声睡着了,她就是这样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到了第二天清晨,欧阳婉清又精神抖擞地出现在厨房里,书桌边,开始用她的眼泪和忧伤换来的灵感,将自己的感受写成文字,换成邮局送来汇款单。   

      这种日子已经持续了好几年,欧阳婉清也不知道薛正飞是否已经在暗中彻底抛弃了自己,她对薛正飞的这种冷暴力已经习惯,她从来不跟朋友说起,更不会让父母知道,每次与朋友聊天时,她永远还是原先那个令人羡慕的嫁入豪门的薛太太。   

      直到有一天,薛正飞将那张欧阳婉清怎么也想不到的离婚协议扔在欧阳婉清面前的时候,她才真正意识到他们的婚姻讲述痛风预防措施终于走到头了。   

      “我们离婚吧!”薛正飞没有一点内疚,冷冰冰地把这样一句话丢给了欧阳婉清。欧阳婉清表情冷漠,一句反对的话也没说,只是心中万分寒冷地在那张代表他们爱情终结的协议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木然地站在薛正飞留给她的那套现在和将来都会永远属于她的豪宅的大门口对甲亢的症状表现介绍,将薛正飞的背影送走了。   

      随着薛正飞猛然地将豪宅的大铁门哐当一声关上的时候,欧阳婉清这时才感觉忧伤、孤单和恐惧开始从那空荡荡的豪宅四周无情地向她扑了过来,她似乎觉得周围的那些红木家具也都变成了想要来欺负她的恶魔,开始长出手脚要将她抓住。她惊恐地缩在了沙发的一角,双手抱住一个绣着小熊图案的靠垫,似乎只有那只小熊才能给她一点安全感。   

      这种不安的状态一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之后,欧阳婉清终于忍不住拨通了闺蜜陈袁袁的电话。   

      “亲,在哪呢?”欧阳婉清虽然很紧张,但声音还是很柔和。   

      “我还能在哪,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